青铜器

中山王及其家族墓出土各类青铜器2880余件。礼仪用器雄健豪放,生活用具奇巧瑰丽,错金银器光彩斑斓,动物造型维妙维肖,显示出中山国高超的铸造工艺,散发着浓郁的战国时代特点。其中的铜“山”字形器,形体高大、气势威严,是中山国特有的仪仗礼器。中山王(cuò)墓出土的成套九鼎和铜编钟、石编磬,反映了中山国对“钟鸣鼎食”的中原礼乐制度的效仿。错金银虎噬鹿铜屏风座、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等器物造型独特,结构精巧,错金银纹饰繁复精细。中山国的实用青铜器如灯具、镇器、帐构件、车马器等也都精致耐用、工艺精湛,在战国青铜器中独树一帜。

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

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

通长40厘米  高24厘米

中山王墓出土

案是古代的小桌。此案的案面已朽,仅存案座。方案的底盘为圆形,由两雄两雌的四只梅花鹿承托。底盘之上昂首挺立四条双翼双尾的神龙,龙的双尾向两侧环绕反勾住头上的双角;双翼在中央聚合成半球形,龙尾连接处探出四只引颈长鸣的展翅凤鸟。整体造型动静结合,疏密得当,龙飞凤舞,新颖奇特。方案上的错金银纹饰精巧繁密,流畅斑斓。四条龙的龙头分别托起一件一斗二升式的斗拱,斗拱托起案框,斗拱的形式按照当时木构建筑的挑檐结构制成,是我国最早发现的战国时期斗拱应用实例。案框一侧有铭文 :“十四祀, 右使車(厙),啬夫郭工疥。”

错银铜双翼神兽

错银铜双翼神兽

通长40厘米  高24厘米

中山王墓出土

共出土2对4件,形制相同。为镇席之器或陈设品。神兽怒目圆睁,长舌直伸,獠牙外露,圆颈挺立,昂首扭向一侧,仿佛在大声咆哮。它的前胸宽阔低垂,四肢弓曲,利爪怒张,两翼直指长空,十分矫健有力。神兽的口、眼、耳、鼻、羽毛等处均错有银线纹饰,周身错银卷云纹千变万化,背部有蜷曲于云中的错银鸟纹。器腹均有铭文,说明神兽制造于王 十四年。四件神兽分别由官府的不同机构、监造官和工匠制成。

中山王及其家族墓出土各类青铜器2880余件。礼仪用器雄健豪放,生活用具奇巧瑰丽,错金银器光彩斑斓,动物造型维妙维肖,显示出中山国高超的铸造工艺,散发着浓郁的战国时代特点。其中的铜“山”字形器,形体高大、气势威严,是中山国特有的仪仗礼器。中山王(cuò)墓出土的成套九鼎和铜编钟、石编磬,反映了中山国对“钟鸣鼎食”的中原礼乐制度的效仿。错金银虎噬鹿铜屏风座、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等器物造型独特,结构精巧,错金银纹饰繁复精细。中山国的实用青铜器如灯具、镇器、帐构件、车马器等也都精致耐用、工艺精湛,在战国青铜器中独树一帜。

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

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

通长40厘米  高24厘米

中山王墓出土

案是古代的小桌。此案的案面已朽,仅存案座。方案的底盘为圆形,由两雄两雌的四只梅花鹿承托。底盘之上昂首挺立四条双翼双尾的神龙,龙的双尾向两侧环绕反勾住头上的双角;双翼在中央聚合成半球形,龙尾连接处探出四只引颈长鸣的展翅凤鸟。整体造型动静结合,疏密得当,龙飞凤舞,新颖奇特。方案上的错金银纹饰精巧繁密,流畅斑斓。四条龙的龙头分别托起一件一斗二升式的斗拱,斗拱托起案框,斗拱的形式按照当时木构建筑的挑檐结构制成,是我国最早发现的战国时期斗拱应用实例。案框一侧有铭文 :“十四祀, 右使車(厙),啬夫郭工疥。”

陶器

中山王族墓出土的陶器,大多是专为随葬制作的明器。其中王(cuò)墓及其陪葬墓出土的磨光压划纹黑陶,造型精致优美,纹饰流畅典雅,色泽漆黑明亮,外表光滑细腻,是中山国特有的陶苑奇葩。

磨光压划纹黑陶鼎
磨光压划纹黑陶甗
磨光压划纹黑陶球腹壶
磨光压划纹黑陶圆壶
磨光压划纹黑陶鼎
磨光压划纹黑陶甗
磨光压划纹黑陶球腹壶
磨光压划纹黑陶圆壶
玉石器

中山王族墓共出土玉器1000余件,有玉环、玉璧、玉璜、玉佩、玉带钩、玉饰、玉片等,玉质莹润,造型生动,工艺细腻,鲜明地反映出中山国玉器的独特风格,代表了战国时期玉器制作的最高水平。中山王 (cuò)墓出土的一批书字玉器,是十分罕见的文物珍品。中山王族墓出土的石器有随葬明器,也有实用器物,其中的边框饰和石刻板雕刻线条豪放,纹饰生动。

精彩图集